<cite id="kZJ7Hr" ></cite>

<samp id="kZJ7Hr" ><sub id="kZJ7Hr" ><dd id="kZJ7Hr" ></dd></sub></samp>

<del id="kZJ7Hr" ></del>
<ruby id="kZJ7Hr" ><xmp id="kZJ7Hr" ><samp id="kZJ7Hr" ></samp></xmp></ruby>

  1. <small id="kZJ7Hr" ><s id="kZJ7Hr" ></s></small>

    1. 我们正在面临比去年底更严寒的熊市?

      • 时间:
      • 浏览:74

      「不玩了,币圈没戏了。」投资者周蓝退出了群聊。

      这是一个 2017 年牛市建设的炒币群,早先进群需要发 500 块钱的红包,就是这样也挤满了 500 人;两年已往了,现在群里只剩下不到 300 人……

      群里虽然都在讨论山寨币,但只有比特币在涨。

      停止今年 9 月 4 日,比特币占比到达 70.5%,创下近 30 个月来新低, 成交量创下近 5 个月来最低;以太坊对比特币的汇率回到 2016 年 3 月的水平,那时 ICO 热潮甚至尚未引爆;山寨币的交投活跃度跌至历史冰点,币安的比特币生意业务区中有十几个山寨币的日均生意业务量跌破 5BTC……

      终于,一些山寨币的信仰者最先扛不住了。

      币圈,是不是快要死了?我的选择另有没有未来?

      这是每一个投资者和从业者最不愿意面临,却最现实最深刻的问题。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采访了行业内差别领域的到场者,希望他们的想法能解答你的疑惑。

      80% 炒币、追热门,20% 做实事

      「做事烧掉大把钱,打不起水花,抢不到用户,公链又做不外以太坊,还不如炒币来得直接着实。」一个降生于 2017 年底的项目方老 C,私下向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记者透露出了真实的想法。

      「我们也实验过做事,惋惜融到的 ETH 没有高位套现,最后也没措施,只能雇了几个一样平常维护 Github 和周报的人。」老 C 的言语中潜伏着无奈和推卸。

      2017 年底,一份天马行空的白皮书,便能轻松融资几万枚 ETH,价值数万万美金,还能有几多初创团队能坚持初心做事?好不容易有几个坚持做事的团队,熊市来临,融资额断崖式缩水,又还能有几多人能够坚持?

      「再不扑腾两下子,真的就死了。」老 C 增补道,「年中想过通过新热门复生,好比 Staking,但你也知道我们的情形。也提议过搞模式,搞向导人,团队内部争论的很猛烈,最终照旧放弃了。」

      确实,项目方太难了。

      忍住圈一波就跑的诱惑很难,忍住行业砭骨的隆冬很难,忍住不追热门发币、不盲目拉盘炒作也很难。

      追热门发币的项目太多,对行情的影响就像打抗生素——热门自己没有实现应用的规模落地,使得热门消失后,行情疲态尽显。币圈只要想不出新的观点性热门,又没有合规方面的最终利好,行情就会下跌。

      当下,币圈正在履历这一时刻,从 2018 年的 Cryptokitties、Fomo3D、IBO、Betdice,到 2019 年的 DeFi、Staking、IEO 观点,市场突然找不到新的炒点,投资者的信心降至冰点。

      80% 谈价钱 20% 基本面

      周蓝,31 岁,北京人,网吧老板,2017 年 5 月入市。


      「我是在朋侪的先容下进入币圈的,一最先就是在网吧随便挖挖矿,厥后 BTCLTCETH 这些基本都玩过。」周蓝向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先容到自己的入市履历,「去年市场转熊之后,就没再弄了,最先二级市场炒币。」

      「自己简朴学了点儿区块链知识,我相识到 Zcash 的零知识证实手艺很先进,那时间翻了许多 Twitter、Reddit、Medium 上的文章,感受匿名币应该能有未来,以是去年年中最先就一直在囤 ZEC。」周蓝继续先容,「大佬们都说只有拿住才气发达,套牢之后我就一直补仓,从 200 美金一起加仓到 50 美金。」

      「今年 6 月份,比特币重回 1 万美金,我的 Zcash 还不到 100 美金,而 Zcash 后面的利好另有许多,分糖果、减产预期……」

      「我以为时机终于来了,贷款了 40 万人民币又加仓了 90 美金的 ZEC。」

      「最高的时间,ZEC 涨到了 125 美金,但我没有出,由于总仓位还没有解套,也是恒久信仰了。」回忆起高点,周蓝很是忏悔,「没想到价钱回落的这么快。」

      「最让我想不到的是,隔邻一个拼集隐私观点的币,突然暴涨了七八倍。」周蓝说到这儿既有不解,也有酸酸的感受,「也就差不多数个月的天下吧,唉!又错过了一个财富自由的时机。」

      「上个周,着实忍不住了,所有清仓了,另有贷款要还。不玩了,放心事情了。」周蓝不甘愿宁可,但也没有措施。

      确实,散户太难了。

      买对币很难,买对了币卖在合适的位置更难。最难的是,怎样界定什么是「对的」币?

      能拉盘的币就是「对的」币,在币圈散户心中,这样的共识正逐渐建设。

      2018 年头最先,大量传销项目最先借助区块链手艺来行骗、敛财,「传销币」将庞大的包装、营销、推广简朴化到极致,这个机制就是筹码不停锁仓控制抛压和拉下线。

      令人受惊的是,2019 年这一征象反而越发严重,有一些原本正常做区块链的团队,也最先了下海搞「模式」。这些项目要么实力有限,缔造不出新的手艺突破点,资金却耗得左支右绌,要么心术不正,自己就为割韭菜而生,一有新的圈钱时机就会努力到场。

      「传销币」的危害绝不仅体现在单个项目上,还会对整个币圈造成攻击。

      由于「传销币」的疯狂拉盘造成的财富效应,会吸引许多人入场,存量资金从那些真正想做实事的项目流出,流进这些玩「模式」拉盘的项目里。

      而由于「传销币」吸纳的资金太多,真正搞手艺的「价值币」大多还在观点实现阶段,自己缺乏商业盈利能力,市场就泛起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尴尬局势。

     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发现,在大部门炒币群里,各人已经损失了讨论一个项目基本面的热情。比起剖析一个项目是做什么的、手艺怎么样、产物希望到哪一步了,各人更愿意讨论这个项目什么时间走「模式」、准备拉几倍、上不上币安火币。

      区块链社群的讨论已经离区块链自己越来越远,以前币圈盛行的财政数据曝光,也基本没人做了。拉盘是最好的通告,上涨是最好的 PR。这样的共识正弥漫在币圈散户的心中。

      这种散户共识本质是一种失望,一种对两年来币圈没有泛起任何实质性手艺突破的失望,一种对两年来币圈没有泛起任何杀手级应用的失望。

      80% 比特币 20% 山寨币

      张瀚文,24 岁,研究生,2018 年 5 月入市。

      他说,币圈的殒命从比特币暴涨最先。


      「17 年那会儿,比特币炒得很火,我一直在张望,迟迟没有进场。」张瀚文的投资思绪中残留着学生时代独占的审慎,即研究明确后再做选择,然而趋势的洪流绝非审慎所能规避。

      「厥后跌下来了,我便最先抄底。可是比特币太贵了,一枚要 5 万多人民币,我就没有买,而是买了 5000 多人民币的 ETH,我想着以太坊不仅自制,升值空间也大,未来涨到 5 万,那就是 10 倍,比特币涨到 50 万可太难了。」

      「没想到,我抄底抄在了半山腰。」一年之后,张瀚文照旧十分惋惜当初的决议,「真正让我退出币圈的,是那些私募。其时,我投了一个币,官方说能上线三大所,主网也很快完成。又没想到,这个币上线腰斩,没舍得卖。然后一起阴跌泰半年,现在基本上归零了。」

      「我真的以为币圈要死了,各人都在玩比特币,山寨币失血。等各人反映过来,比特币也没什么用的时间,币圈,就彻底崩盘了。」张瀚文继续说道,也许他不是真的失望,只是亏损后的吐槽,「唉,炒币群里定投的人赚到了钱,我的比特币却提前减半。」

      事实上,他的想法并非空穴来风。停止 2019 年 9 月 4 日,比特币市值占比已经到达所有加密钱币总和的 70%,若是剔除流动性因素,守旧预计比特币的现实占比早已逾越 80%。

      另一方面,曾经作为主流币领头羊的以太坊一落千丈,ETHBTC 的汇率回到三年前的水平。而那些小市值山寨币,远远比 ETH 越发惨烈,不仅跌的更多,最恐怖的是流动性已经凋零。

      失望的投资者看透了太多垃圾项目的本质,而选择将垃圾币换成比特币。一旦这些人再次对比特币失去信仰,那么币圈将面临史上最难的田地。

      80% 乐观 20% 乐观

      为什么这么说?由于我们对区块链行业的未来 100% 的乐观。


     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信赖区块链加密钱币的浪潮才刚刚最先,一切的起升沉伏放到绝对的历史周期来看只是九牛一毛。

      我们的乐观不无逻辑。首先,无论是部门项目方的投契取巧,照旧投资者对模式币的热捧,都只是币圈进入瓶颈期的产物,是暂时的,不是永世的。

      没有获取流量、用户、开发者生态的区块链项目只有死路一条,没有盈利能力或者网络效应只是圈钱的项目会漫漫淡出历史舞台。行业周期在更更替、手艺在迭代,在炒点匮乏的真空期,币圈资源无处可去,只能进入那些垃圾项目喊单拉盘。

      其次,比特币占比的连续上升是行业越发岑寂、成熟的体现,投资者最先放弃那些动不动就要倾覆 BAT 的「空气」项目。

      至于嫌疑投资者消逝对比特币的信仰,那更是无稽之谈,人们对于无摩擦流动加密资产的熟悉一定是不行逆转的。而山寨币,也一定不会消亡,无论是作为新兴区块链项目的代币市场,照旧仅仅作为比特币的价值溢出,竞争币有充实的存在着的理由。

      币圈,不会殒命,未来三年,我们将浴火重生。(区块律动)

      中国的比特币门户

    2. <mark id="wolrrt" ><td id="wolrrt" ><big id="wolrrt" ></big></td></mark>
      <code id="wolrrt" ></code>
      <progress id="wolrrt" ><strong id="wolrrt" ><pre id="wolrrt" ></pre></strong></progress>
        <del id="wolrrt" ><optgroup id="wolrrt" ></optgroup></del>
      1. <bdo id="wolrrt" ></bdo>
        <rt id="wolrrt" ></rt>
      2. <i id="wolrrt" ><u id="wolrrt" ></u></i>